普洱茶普洱茶百科普洱古树茶

寻找大叶种普洱茶的原乡

摘要:清道光年以前,懂过还没有汉人迁入,是一个纯粹的拉祜寨。懂过以寨那片保存得很好的明代大茶树是拉祜族所种,那片大茶树最大的一棵树围已超过160厘米,懂过人尊称为茶王树,每年过节都有祭祀的人前去烧香,祈求茶农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在茶王树旁边还有七八棵

明成化二十一年(公元1485年),当时的勐库土司派人到西双版纳引来茶种,种植于勐库冰岛,说明冰岛是勐库最早种植茶叶的地方。由于勐库大叶种的知名度,过去很多人只知勐库,不知临沧。

一杯普洱在握,我看到勐库的东西半山沐风而生的芽叶在水中涌动,也看到曾经忙碌在茶园里的勐库先祖们的身影。

藤条茶的花样年华

坝糯的先祖们修剪掉茶树身上恣肆得没章没法的傍生枝权,留下主枝,让它在阳光下健硕地萌发。先祖们当然不是从留给后人欣赏的角度去让一棵茶树别扭与委屈,那得经过多少时间的校准,才能让此刻的我,一眼看去,那些挤满藤条茶的山坡绿浪翻滚?

当我到坝糯才知道这已不是原初意义上的茶园,而是—部栽培史,茶树E袒露的藤条,拓展我无限的想象,翻来履去的慵常生活中,那些粗砾的手改变了茶传统的培育方式。几百年来,作为坝糯重要符号之一,藤条茶被赋予了太多内涵,人们对它赞赏有加,更多的关注在于茶的本身。

坝糯村位于勐库的东边,是东半山最大的寨子,300多户人家,经营着1500多亩藤条茶。因为藤条茶,坝糯名声大,差不多说到藤条茶,就像说到坝糯一样。坝糯的藤条茶树堪称天下一绝,其茶树形态之美令人称奇。树龄超过百年的藤条茶树,一棵树上有几十或上百根藤.最长的藤可达三四米长,树生藤,藤缠藤,交错的藤条给阳光留下够宽的缝隙,给雨露让出足额的空间。藤条茶的原理是促进营养生长,抑制生殖生长,这种管理方式,延长了茶树的成熟期,防止茶树过早进入衰亡期。一棵茶树,风一吹,每一枝都吹到,阳光一晒,每一叶都晒到。叶面肥厚,乃至冲泡时回味绵长,都与藤条茶接受充裕的阳光雨露分不开。

此刻,藤条随风摇弋,茶芽浮出的筋脉让阳光啮咬,肥厚的芽叶间有露水漱溯下潜。向上,是藤条茶始终坚持的方向,生物学上的顶端优势,早已被坝糯的先民们掌握。坝糯的藤条茶最终的受主,就是那些渴望绿色的人们,而并非踩着高价的高跷挺进豪门。

坝糯种茶历史悠久,500年前拉祜族已在坝糯居住、种茶。坝糯保存着一片很大、很老的人工栽培型古茶树,最大的一棵茶树树围已超过140厘米。200年前汉人进入坝糯,没有证据表明他们就是冲着坝糯茶而来的,但就是因为坝糯茶,让李家、夏家这些最早迁来坝糯的汉人生活富遮、有钱有势起来。坝糯过去在勐库名声大,一是因为坝糯茶好,二是因为坝糯有钱有势的人多,有钱人家的收益绝大部份来自茶园,来自寻觅着坝糯藤条茶进山的茶马古道。

几百年间,坝糯的茶农们过着“食罢一觉睡,起来两碗茶”的生活,藤条茶让他们受尽贫穷的羞辱,那是茶不值钱的大集体年代,背一萝茶换不到一天吃的粮食,再勤劳的双手,也搬不掉生活的贫瘠。好在坝糯人让藤条茶的生命得以延续,最终回报坝糯人的是衣食无忧的生活。站在一片藤条茶园,那一棵棵高过人头的藤条茶像簇立杯底的芽叶,引领着我回溯从前。

我羡慕藤条茶园里采茶的人们。得益于藤条茶,这个村子20年前就有人把拖拉机开进村子,10年前差不多都推倒了土墙房住进了新楼,5年前户均一辆摩托,年前50%的农户盖起了别墅。我更羡慕这里生活的藤条茶,不会被农药呛得喘不过气来,也不会因为农残遭人唾弃……

信步坝糯古茶园,我是看不到早已湮灭在历史长河中那些先祖在茶园中忙碌的背影了,但我仍然看到,古茶树上先祖们祈愿的目光。茶叶没有上帝的旨意,但有佛的意思,那片沐香的清茶,一转身就有了深深的禅意。参禅何必进名山大川呢,在坝糯,一片茶就是渡你遇见心佛的舟楫啊!

懂过茶值得去爱

懂过大寨是懂过村委会所在地,是勐库西半山最大的村寨,坐落在邦马大雪山斜伸出的一条小山脉上。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懂过连接外界的路只有两条3尺宽的古道,2000年可行拖拉机的路才伸进懂过,2007年才有第一辆汽车开进瞳过。闭塞的环境,让懂过与外边大市场接轨的速度慢了几拍,也让懂过失去了许多扬名的机会。400多户人家,都在山上种茶,新老茶地各占一半,已达5700多亩。

清道光年以前,懂过还没有汉人迁入,是一个纯粹的拉祜寨。懂过以寨那片保存得很好的明代大茶树是拉祜族所种,那片大茶树最大的一棵树围已超过160厘米,懂过人尊称为茶王树,每年过节都有祭祀的人前去烧香,祈求茶农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在茶王树旁边还有七八棵树围已超过120厘米的小茶王树,这片古茶树株距、行距都有规有格,一看便知是人工栽培的茶树。

懂过面对着邦马大雪山,生长着世界上最老的野生茶树群落。懂过的拉祜人最早引来的茶籽只可能来自公弄或邦马大雪山,冰岛的傣族人从西双版纳引来茶籽时,懂过的拉祜人早已在种茶、饮茶。懂过的拉祜族比傣族和汉族早进勐库,懂过以寨的那片大茶树其树龄已远远超过傣族和汉族迁来勐库的年数。

1904年双江(勐勐)改土归流后,勐库茶叶发展加快,懂过的汉人们在1904年至1940年间种下的茶园不下2000亩,这些茶园目前都保留了下来,让人看出清末民初汉人们在懂过创业发展的足迹。新中国成立后,中国茶叶公司云南省分公司1953年就开始在懂过设点收购懂过的茶叶。双江具有档案记载,1954年瞳过收茶21413市斤,1955年懂过收茶30000市斤,这个数字已折射出懂过当时已是一个产茶量很大的村寨。

懂过,这个在勐库坝看不见的地方,它往昔的故事被深埋得太久,它真实的风貌看到的人也太少,一切皆因路太艰。我们进村时正赶上公路拓宽,车子在磕磕拌拌中多走了几个小时,但丝毫不影响我们对懂过的期望与憧憬。今天懂过展新颜的时间已经到来。收购古树茶的商贩在村子里穿梭,热捧着一棵棵上了年纪的古茶树。在卖古树茶之前,懂过的茶农也不傻,用电话网络与外界沟通,无需自己徒步翻山越岭。茶农们通过多方打听,对自己的老树茶产品有了大致的预期,尽管如此,真正交易的时候,他们还是装作不知情地说出了一个离谱的价格,然后在茶贩的惊呼中节节败退,最后成交价往往跟预期相差无几。这是懂过人的聪明,有些古老却还凑效。对我们这些不是提着钱来买茶,而是怀着对懂过茶的爱前来蹭喝的人,懂过人又表现出想象不到的热情来。他们会把你带到家中,搁下手里的活,给你泡三五泡茶,谦逊地请你提意见。当他们知道我们是一群与茶有关的文化工作者,更是热情有加,仿佛我们之中就有点石成金的高手,能让今年有点低迷的茶市快回过神来。

懂过年轻的女子采茶是边唱边采的,似乎每一芽都是自己嘴里落下的音符,欢快而实真,再痴愚的人都听得出来,小调有比大叶种茶回甘的爱情。满山坡茶园的茶在运到茶叶初制所之后,她们就有大笔的收入,可以拆除低矮的屋檐,添置现代生活的许多大件电器。懂过上个世纪就已挤入大叶种茶区名录了,这里的茶农除了教育孩子善良为本,还教育孩子对每一棵茶树的尊敬与感恩。别墅长在懂过的深山,完全因为茶,因为茶轻松地把不堪回首的日子轻轻翻了过去。

我品着勐库的大叶种茶,那浸骨的吞,让我感动。我品到的不是惯常意义上勐库普洱茶的醇厚滑爽,回甘绵长,而是生命在这一刻的遣倦与不安。我记起专题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中有这样的道白:“在明知不完美的生命中,也可以感受到完美,哪怕只有一杯茶的时间”。

版权声明:转载需注明转自www.puercp.com(普洱茶网)。如果本网站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在24小时内予与处理。欢迎加入普洱茶2000人交流QQ群:83631799,群内有来自原产地专业人员服务,保证有问必答。

普洱茶客服微信号微信号:18726858391 云南普洱茶客服QQ号QQ号:249785136
普洱茶百科
普洱茶百科
普洱问茶,资本还是技术 普洱古树茶为什么这么 来这里收购茶叶的人群,都是喜欢老班章普洱茶个性。老班章普洱茶够“霸气”,有人理解为苦涩很重,有人理解为入口之后的劲道与后
普洱茶